工人阶级、社会主义与抗击大流行病

2020年6月18日

在第四国际创始文件《过渡纲领》中,列昂·托洛茨基将1936-1937年大萧条期间在美国爆发的静坐罢工描述为 “美国工人为了将自己提升到历史给予他们的那些任务的水准所做的本能努力” 。

这位20世纪伟大的国际社会主义战略家的洞察力,为理解Instacart、Amazon和Whole Foods超市工人自发性罢工和抗议的重要性提供了一个有历史根据的框架。根据报道,马萨诸塞州和肯塔基州的通用电气工人、佐治亚州的珀杜工人和旧金山的护士也举行了抗议活动。所有这些行动都是对将工人的安全置于公司利益之下这一犯罪般的行为的回应。

每一次重大危机的特点都是,它会暴露出几十年来积累和被压制的矛盾。现行社会的经济组织、社会结构、政治领导和主导意识形态中所有落后的,过时的,腐败的,以及在从最深刻的客观意义上讲,荒谬的,甚至不理性的成分,都被残酷和全面地暴露了出来。

荣耀的事物忽然被藐视。功绩备受赞誉的英雄成了众矢之的。一看到那些代表着统治阶级,或者那些被视为为统治阶级辩护的人,广大人民中就会激发起愤慨、愤怒和厌恶的情绪。

大流行病就是这样的危机。在短短几周的时间里,它使现有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秩序在数百万人的心目中不再可信。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拥有最大的银行和公司,也是最多的亿万富翁的家园,事实证明,美国没有能力组织任何类似于有效应对疾病的行动。

目前还没有任何减缓和阻止COVID-19病毒传播的计划。在过去20年里,发生一场致命的大流行病的危险一直是众多医学研究和政府报告的主题。这些警告被轻描淡写,不予理睬。对于一个主要目标是让寄生寡头获取更多财富的经济和政治体系来说,将财政资源转移到不会产生高利润的研究和生产领域,是一种浪费时间和金钱的行为。

随着大流行病在纽约、波士顿、底特律、芝加哥、新奥尔良和洛杉矶蔓延开,从不断扩大的死亡人数与范围中现在可以看出反动社会政策的结果。没有哪个州或大城市可以幸免。偏远的地区也不能躲过这场大流行病。而且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地区缺乏来应对大规模感染的甚至最基本的设施。

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多场战争中,花费了数千亿美元在最先进的武器系统上,却无法为本国的医院提供呼吸机,也无法为其医护人员提供口罩和其他防护装备。追踪和对抗病毒所需的测试不可用。数以千计的人抱怨与冠状病毒有关的症状,而他们还不能确切地知道自己是否被感染了。

医生、护士和所有为患者提供基本供应的人每天工作15到18个小时,他们自己也一直处于被感染疾病的危险之中。急需治疗的病人所需的病床根本没有。停尸房人满为患。就连死者也被剥夺了他们应有的尊严。

这场危机暴露了美国社会中根深蒂固不可协调的对立利益。没有比“我们(即资本家和工人)都在一起”更大的谎言了。不,“我们”当然不可能团结在一起!执政的企业金融精英和工人阶级经历这场危机的方式截然不同,他们所关心的事情和所认同的事情之间的优先级也有着天壤之别。

从一开始,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中公司金融精英和他们那些政治上的仆从的主要关切点就是保护其财富和作为其基础的资本主义利润体系不受这场流行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促使特朗普政府和国会采取行动的不是感染率和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而是华尔街股价的突然大幅下跌。

与2008年一样,但现在规模更大了,统治阶级要求立即向金融市场和公司金库注入数万亿美元。那些总是用来拒绝工人加薪和为大规模削减基本社会服务开支辩护的话--“没有钱” --在国会大厅里是听不到的。它投票决定将无限量的资金放在银行和公司手中,对资金的使用没有任何重大限制或监督。最重要的是,这6万亿美元的救助计划是在10年多内进行的第二次这样的救助行动,它的实施丝毫没有侵犯资本主义的财产和财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用于满足其需求的资金只占国会救助计划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统治阶级松了一口气。对救助方案的投票一通过,华尔街赌场很快就恢复了运营,并且股价在几天之内上涨了20%。但是,两党国会投入的数万亿美元——参议院伯尼·桑德斯适时地参与了进来以表现团结——加剧了数十年的与金融化进程相联的资本主义寄生所孕育的潜在经济危机。在金融化进程中,金钱的产生与实际的生产过程前所未有地脱钩。不论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们如何强烈地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理论,没有工人阶级所付出的劳动力,资本主义经济就不能生存。正如马克思所简洁有力地说的那样: “就连孩子都知道一个停止工作的国家,我不说一年,就算是停止工作几个星期,也会灭亡。

因此,迅速恢复工作的要求很快就被提出了。时下的新词:“治愈大流行病的方法不能比疾病本身更糟。”特朗普无视专家对大流行病的明确警告,宣布工人应该在两周内重返工作岗位。这一鲁莽的决定如果实施,将导致数十万人丧生,这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但正是在这个问题上,资本阶级和工人阶级的利益和目标之间的深刻的、不可调和的冲突才突然爆发到明面上来。

为了他们和他们所服务的大众利益,资本主义要求在条件还不成熟还很危险的时候复工,而这一要求得到了一大部分媒体的支持。这个要求与工人阶级坚持要通过停止非必要的生产和严格遵守安全程序来保护那些做出必要劳动的工人来抑制这场大流行病的观点是完全相反的。面临着感染率的指数增长和迅速上升的死亡人数,尽管特朗普政府从其要求早日复工的呼声中退却,但企业利益仍然剥夺了提供基本服务的工人的生命所依赖的安全条件。

Instacart、Amazon 和 Whole Foods等的工人和其他行业的工人阶级的罢工和抗议行动不仅揭示了社会上的阶级分化,也是工人阶级努力尝试提出一个进步性的解决这场危机的方案的初步表现,而这个解决方案是以整个人类的客观需求为出发点的。

毫无疑问,Instacart、Amazon 和 Whole Foods员工的行为得到了广大工人阶级的支持。为了动员和组织这种支持,我们呼吁工人组成基层委员会,协调他们的斗争,把工人阶级各阶层最大限度地团结起来。

工业行动需要一个新的政治方向。必须要和资本主义的、完全服从于资产阶级的共和党-民主党两党制决裂。对于这场坚持生命绝对优先于利益的运动来说,最关键的一点是它形成一种有政治意识的,即社会主义的,方向性。

为此,社会主义平等党提出以下要求:

1. 废除华尔街企业救助计划,立即将金融和工业资源转向抗击大流行病,并为所有医疗保健、服务和产业工人提供所有必要的设备,以便在安全的环境中为那些感染病毒的人和整个社会提供服务。

2. 停止从医疗服务中获取利润。将整个医疗和制药行业国有化,不对大股东和高管进行补偿,并将其置于工人、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的民主控制之下。

3. 将亚马逊和其他重要的服务行业国有化。

4. 在大流行期间,被解雇或工时减少的工人不会被减少或损失工资。

5. 发起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的全球合作,在全球范围内抗击这一流行病。停止战争开支,投入数万亿美元抗击疾病、全球变暖和其他对地球生命的威胁。

在推进这一纲领的过程中,我们公开声明,与实现这一纲领紧密相关的,是要在社会上所有进步性的力量的支持下,向工人阶级移交政治权力。

这份声明聚焦于美国的事态发展。但这场大流行是一场全球性的危机,同样的社会与政治问题在每个国家都被提出。所有国家——其中相比起来,很多国家拥有的资源仅仅是美国可以利用的资源的一小部分——都在经历着这场大流行病的悲剧。这就是为什么抗击这一流行病需要世界范围内工人阶级的团结。在这场斗争中,民族沙文主义和大国政治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一个世纪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革命的社会主义者罗莎·卢森堡说,人类面临的选择不是社会主义就是野蛮。

今天,我们所面临的选择是资本主义的利润体系和死亡,或者是社会主义和生命。

我们呼吁所有认识到工人权力和社会主义斗争必要性的人加入社会主义平等党。

David No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