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青年越来越支持社会主义

作者: Trevon Austin
2019年5月10日

英文原文于2019年3月13日发表在世界社会主义网站。

根据Axios独家报道,哈里斯(Harris)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更大多数的青年 - 千禧一代和Z世代 - 正在接受“社会主义”及其相关政策。对社会主义越来越正面的看法延续了过去几年记录下来的趋势。

根据这项2019年2月进行的民意调查,61%的18至24岁(1995年以后出生)的美国人对社会主义有正面看法。此外,73.1%的千禧一代,即1980年至1994年之间出生的人,和Z一代,即1995年以后出生的人,认为政府应该提供全民医疗保健,且67.1%的人认为大学应该免学费。

根据哈里斯民意调查,Z世代的前三大投票问题是大规模枪击,种族平等,移民政策以及如何对待移民。千禧一代的首要关心的问题是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全球变暖/气候变化和大规模枪击事件。

一项类似的2018年盖洛普民意调查发现,51%的18至29岁的美国人对社会主义持正面看法,而同一年龄组认为资本主义是可以接受的人连一半都不到。盖洛普民意调查将25岁至29岁年龄段包括进去了使得精确比较很困难,但新哈里斯民意调查的结果表明,与去年相比青年对社会主义的兴趣日益增加,这是经济大衰退结束后一段时间里的持续存在的趋势。

青年对社会主义的兴趣的缘由并不难找。美国青年是经历了经济危机,社会退化,无休止的暴力以及工人阶级日益恶化的生活条件的一代人的一部分。

许多人无法获得有体面报酬的工作且被迫与他们的父母住在一起。从大学毕业的普通负债学生的总债务近3万美元,且没有就业保障。而且研究表明千禧一代是第一代比他们的父母过的更糟的一代。

青年人在“反恐战争”的阴影下长大,并可能在家庭和学校遭受警察暴行和枪支暴力。美国军方在中东的凶残的战役在年轻人中极其不受欢迎。连续第五年,警方已经杀死了1000多人,去年的“为了我们的生命游行示威”是对一连串夺去了数百名儿童生命的校园枪击事件的回应。

对社会主义的广泛支持使统治阶级感到恐惧,统治阶级最担心的是,过去一年工人阶级斗争的增长将获得社会主义的导向和观点。美国已经看到急剧增长的罢工浪潮和工人的战斗性。从2009年到2018年,罢工活动导致的停工日从124,000个激增到280万个,增长超过百分之2000。

上个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表了反对社会主义的长篇激烈演说并且宣布了一个反对社会主义的全球运动。他在“国情咨文”演讲中宣称美国将“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特朗普的演讲是对美国极右势力的直接呼吁,并滔滔不绝地兜售民族主义和仇外的毒药。

就他们而言,民主党人有两个不同但平行的回应。党的一个主导派别赶紧否认了与社会主义的任何联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卡马拉Ÿ哈里斯最近告诉记者,她不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而是一个“进步的民主党人”。在2017年,在回应纽约大学学生对党的未来的询问时,众议院议长南希Ÿ佩洛西宣称,“我们是资本主义者。”

民主党人与伪左派合作推销身份政治,并声称种族,性别和其他身份是区分社会构成的力量,而不是阶级。将中产阶级政治置于社会阶级分化之上,是为了分裂工人阶级,破坏阶级意识,从而破坏社会主义意识,提升享有特权的中上阶层的利益。

另一方面,还有像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这样的人物,他们的任务是将反对资本主义的力量引导到民主党背后。值得注意的是,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选举中,千禧一代和Z世代将占选民总数的37%。大部分年轻人都对桑德斯的第二次总统选举做出了积极的回应。

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的绿色新政,以及桑德斯对大银行和华尔街的谴责,都是为了防止工人和年轻人的左倾运动与一个推动右翼,军国主义,反对工人阶级和支持资本主义议程的政治组织决裂的绝望努力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