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World News » China

中国领导层动荡持续

作者:陈骏
2012年6月23日

原文“Chinese leadership turmoil continues”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2年5月26日发表的报道。

* * *

在继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三月份倒台后,有迹象显示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内部的风暴仍在继续。

《金融时报》在5月13日的一篇文章中援引未具名中共高官指出,负责国家安全的周永康“已经日渐失去对公安、法院与间谍网络的管控”。尽管他还保留着中央政法委书记的职务,但他的权力已经移交给了公安部长孟建柱。

周永康是中共最高层的政治局九常委之一。他被认为是薄熙来的支持者而受到格外关注。周永康是网络疯传指在薄熙来倒台后试图在北京发动政变的核心人物。

周永康也是以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成员。而目前的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与温的继任者李克强则属于共青团派。

据香港《动向》杂志四月刊的报道,周永康因与薄熙来的腐败指控有关而被内部调查。薄熙来曾经计划花费24亿美元,通过一家生产安保设备的合资公司海康威视在重庆安装50万个摄像头,而这家公司与周永康有着密切的关系。

被害的英国商人尼尔 • 海伍德也卷入了该计划。据称,他因为利益纠纷而被薄熙来的妻子在去年11月杀害。胡温领导层则利用海伍德之死除去薄熙来的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一职,并逮捕了他。

中国官方媒体对任何表明周永康已被边缘化的报道均做了淡化处理,并展示他还在行使其正常公务。中共政府很清楚作为中共最高层一员的周永康如果也卷入贪污丑闻的危险性。那样的话,整个中共领导层的公信力都将被进一步削弱。

周永康是中国国企中石油的前负责人,他在中国90年代将苏丹开发成一个主要的供油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的个人财富仍是个被严加掩盖的秘密。但据异见网站博讯网的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斌在薄熙来的帮助下积累了200亿元人民币(31亿美元)的财富。

被维基解密曝光的一份2009年的美国外交电文评估了中共领导层是如何“瓜分中国的经济馅饼”的——前总理李鹏的家族掌握着“电力利益”,周永康垄断了石油行业,而温家宝控制了“宝石业”。电文将胡锦涛比喻为一个平衡各个既得利益集团的董事局主席。

目前尚不确定周永康的政治命运如何,但有关他已被边缘化的猜测表明了当局内部的深刻分裂。自从薄熙来在3月份被免职后,中国官方媒体一再反复强调军队要对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保持忠诚。这正说明,部分军方势力曾经支持薄熙来。

《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文章指出与薄熙来有密切往来的几位将领已被边缘化,或是在接受有关腐败的调查。其中一位是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后勤部政委刘源,另一位是二炮即中国核导弹部队的政委张海阳。

薄熙来被免职与围绕着中共政权内部一个更广泛的冲突有关,即如何处理不断加剧的全球经济危机对中国带来的影响。中国的经济放缓将威胁对社会产生强烈的冲击。与此同时,北京还要应对来自奥巴马政府要在中国付出代价的情况下,积极加强美国在亚洲的战略与军事地位。

刚在薄熙来被解职前,世界银行的一篇报告督促北京要采用新一波的“自由市场”重组,而重组的中心是促进私人资本发挥更大作用,消除剩余的国家垄断企业。胡温已经表明他们支持这个议程和更多的外资。他们希望以此回应美国对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批评。

薄熙来与“新左派”倾向有关。它与社会主义或马克思主义毫无关系,而是呼吁政府要保护国内企业和国企不受外资竞争的冲击。其学术代表宣称,“新帝国主义”正在使中国的“民族”企业日益边缘化。在地缘政治方面,他们主张中国应做好与美国进行军事对抗的准备。

薄熙来在言论上对当前政权“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攻击,及他对国家垄断企业的维护,在党内与商界都引发了担忧。他在重庆给予穷人有限的施舍,被批评为是在经济危机时期促进了“不切实际”的期望,鼓励了人们反对进一步的私有化与重组。

与“重庆模式”相对的是胡温与国际金融媒体所提倡的汪洋的“广东模式”。汪洋被誉为是邓小平1980年代在广东开始尝试资本主义复辟之后,再次推广这项努力的领军人物。他曾是薄熙来进入政治局常委的竞争对手。

明显针对薄熙来的施舍手法的汪洋在5月9日的广东党代会上说:“我们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 广东模式之基础乃是促进私有企业和外商投资,并收回一切社会保障的承诺。

汪洋还想表现出一个民主派的姿态。去年,他平息了发生在乌坎的警察与村民之间因抗议腐败卖地而发生的紧张对峙,并允许村民选举其村支部。温家宝从那开始就将处理乌坎事件的手法作为一个在全国推行的“政治改革”样版。通过允许有限的地方选举,温家宝希望能够得到一些中产阶级份子对政权的支持。

中共各派系之间的差异完全是策略性的,其中心都是为了如何能最好地提升富裕的国家政治和商界精英的势力与特权。在其敌视工人阶级方面,这个领导层里面是团结一致的,在面对工人和农村贫民要求他们的基本权利的任何运动的情况下,他们会迅速地走在一起。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