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erspectives » Western Europe

欧盟的瓦解

2011年11月18日

原文“The unravelling of the European Union”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1年11月14日发表的社论。

* * *

不到一年前,欧元的消亡和欧盟的解体一般被认为是不可想象的。现在,这是主导欧洲政治和媒体的主题。

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向国会警告,“如果欧元失败,欧洲也将失败。” 法国总统萨科齐也发过类似的警告。不仅对欧元持怀疑态度而臭名昭著的英国媒体,连如亲欧洲的法国《世界报》和德国《时代周报》也不再排除欧洲共同货币的失败。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用最严厉的词语描述了这样一个发展的经济后果。他宣称,欧元区的倒台会导致经济崩溃,立即消灭一半的欧洲经济产值,使这个大洲陷入与1930年代的萧条一样深刻的低迷之中。

然而,默克尔、萨科齐和巴罗佐提出的建议,以避免这种灾难的另一种方法,也同样是灾难性的。这就是设立一个由金融市场对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实行专政的统治。希腊和意大利最近发生的事件证实了这一点。在这两个国家里面,一个由欧盟选定的专家政府正在形成而没有任何的民主合法性。它的任务是通过实行前所未有的紧缩措施去毁灭人民的生活水平。

事实上,通过紧缩措施来“拯救”欧元与欧洲的解体不是对立的,而是服务于相同的基本目标的平行的政治战略。最近欧盟在布鲁塞尔举行的首脑会议同时确立了这两个方针。会议出于台了对希腊和意大利的惩罚性的紧缩措施,并要希腊的预算服从于“三驾马车”——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中央银行的控制。同时,也不排除将希腊从欧元区逐出。

默克尔的总理府已经准备好采取这样的步骤对金融的影响的研究,而如果有一个国家离开欧元区的话,它将难以避免其他国家不会追随。

布鲁塞尔首脑会议还深化了欧盟里面另一个深刻的分歧。会议关于17个欧元区国家更紧密地协调金融和经济政策的决定,并形成某种经济政府,将使留在欧元区之外的10个欧盟成员国边缘化。将欧洲分裂为由德国和法国占主导地位的核心和无能的外围国家正在准备之中。对于这一步,伦敦提出了尤其强烈的抗议。

欧盟正面临着一个不可解决的困境。如果欧元失败,欧盟将垮台。但如果欧元是由德国或由德法主导的欧洲核心来保持,也将导致欧洲的分裂。在这两种情况下,其结果都将是欧洲的巴尔干化,以及产生了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的那种国家冲突的复发。

马克思主义者们早就预见了欧盟的解体。在20世纪20年代,认为欧洲有迫切需要统一的托洛茨基发表了几篇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他指出,欧洲的统一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是不可能的,因为资本家的财产是不可分割的与民族国家联系在一起的。资产阶级在与工人阶级和其国际竞争对手的冲突中,需要民族国家去维护其阶级利益而不能离开它。

托洛茨基在一篇发表于1923年的《真理报》文章写道:“欧洲不能在凡尔赛强加的国家和海关边界内进行经济的发展。欧洲要么是被迫删除这些边界,要么是面对彻底的经济衰败的威胁。但统治的资产阶级所采用的方法去克服由自己创造的边界,只能增加现有的混乱和加速其解体。”

在1989年,当东欧斯大林主义政权摇摇欲坠,而一个繁荣的资本主义欧洲的幻想被广泛推崇时,第四国际国际委员会在其《欧洲竞选宣言》中写道:“欧洲单一市场并不意味着欧洲的统一。恰恰相反,它只是为那些曾在本世纪进行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最强大的企业集团,创建了一个重新争夺欧洲统治权斗争的舞台。随着而来的是新一波的资本集中和垄断,将现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矛盾,提升到新的高度。”

最近发生的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分析。

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欧洲经济一体化的进展是非常历史条件下的结果——即斯大林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对阶级斗争的镇压以及美国巨大的经济力量。美国向饱受战争蹂躏的欧洲提供了经济复兴的马歇尔计划,还建立起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针对苏联的冷战的共同阵线也有助于将西欧列强联结起来。

但即使是经济上最强大的的民族国家也不能为世界经济的进步发展提供一个持久和可行的框架。美国试图在其监护和统治下重建世界资本主义,只是为欧洲和亚洲强大对手的崛起和自己的衰落造就了条件。

然而,相冲突的国家利益从来没有被克服。相反,欧洲一体化进程一般都是按照所有参与者的国家利益推行的:德国更容易进入出口市场;法国获得了一种控制其传统德国对手的手段;英国在其帝国消亡后得以进入欧洲市场,同时保留了伦敦金融城的特殊地位。现在,美国的经济衰落和国际金融危机正在使这些国家的对抗在欧洲复现。

主张由欧盟主持一个统一的欧洲的人们常常拿美国来比较。但美利坚合众国是两场革命的产物—即18世纪的独立战争和19世纪的南北战争。两场革命都被鼓舞起百万计的人的进步理想—即主权在民和废除奴隶制所推动。

相反,欧盟这个事业从未有过比商品和资本自由流通更崇高的目标。它始于煤钢共同体,并以单一市场和共同货币为顶峰。它缺乏民众的支持在2005年时变得明了,当时法国和荷兰选民们因为欧洲宪法草案的右翼和新自由主义的方向,而否决了它。

国际金融危机在所有人面前暴露了欧盟与它的居民们的根本利益之间的不兼容性。欧盟不容许其他民主和进步的选择。在欧元和本国货币之间的选择,在欧盟和国家主权之间的选择,都是在选择反动的替代品——要么是金融资本直接的专政,要么是其通过这个大陆的巴尔干化来实行间接的专政。

真正的选择是资本主义的欧洲和社会主义的欧洲。目前的危机提出了鲜明的选择,要么是社会革命,要么是掉进战争、萧条和独裁里面。

不打破金融市场的铁腕统治,不剥夺银行、企业集团和私人的财富,并将其在服务于社会整体,是没有解决办法的。欧洲的分界线并不在于希腊人和德国人之间,葡萄牙人和法国人之间,或爱尔兰人和英国人之间,而是被迫为危机买单的工人阶级与继续令自己致富的金融贵族,及其在欧盟、各国政府及所有建制党派里的那些心腹之间。

彼得 • 施瓦茨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